當前位置:中國對聯(lián)網(wǎng)首頁(yè)對聯(lián)資訊“貴州怪杰”唐世友 美國對聯(lián)遇知音

“貴州怪杰”唐世友 美國對聯(lián)遇知音

2019-05-12 22:33:59唐世友雄哥消息 0條評論

時(shí)間回到2012年3月的一天,我應邀赴美國紐約參加第34屆國際藝術(shù)博覽會(huì )。

一天下午,在中國展廳內,一位美籍華人女士一口流利的普通話(huà)讓我感到非常親切和驚訝。她來(lái)到我的展位前,旁邊站著(zhù)她年青帥氣的美國丈夫。

交談中,知道她原來(lái)是個(gè)留美學(xué)生,學(xué)成后留美工作,后來(lái)與一位美國同學(xué)結婚,現住芝加哥。



她說(shuō):“唐先生,看了您的介紹,您還是一位對聯(lián)高手。我也很喜歡中國對聯(lián),也經(jīng)常和一些對聯(lián)愛(ài)好者交流,今天您能否教我幾招?”

我說(shuō):“不敢!不敢!互相學(xué)習還可以!

她說(shuō):“我對的都是一些口水對,沒(méi)有您對的高雅。我能否出一個(gè)口水對請您指點(diǎn)指點(diǎn)?”

我說(shuō):“當然可以!

她說(shuō):“拉沙路上泥撥耳!

好啊!這哪是口水對?,這分明是一個(gè)諧音對嘛,出句諧拉薩、尼泊爾兩個(gè)名詞。我暗想,可別在這異國他鄉丟臉呵。但一時(shí)又找不出適合的相應名詞來(lái)對。這時(shí),我忽然想起她遞給我的名片,她叫林煥芝,住芝加哥,她當時(shí)還要求加我的微信呢,根據這些信息,我得出對句:

關(guān)島途中芝加哥。

見(jiàn)她一臉迷茫,我問(wèn)她,怎么啦! 她反問(wèn)我:“芝加哥什么意思?”我說(shuō):“你不是叫林煥芝嗎?你剛才不是要加哥的微信嗎?這就叫芝一一加一一哥!

展廳中爆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,連她的美國丈夫也笑得彎腰伏在我的書(shū)案上還仍大笑不止。

現在我們再來(lái)看看,這到底對上沒(méi)有?

拉沙路上泥撥耳 ;

關(guān)島途中芝加哥。

拉薩對關(guān)島,拉和關(guān)都是動(dòng)詞,尼泊爾對芝加哥,名詞相對,且撥加二字都可作動(dòng)詞用。

林小姐又出一對:

文來(lái)乍得波瀾涌 ;

我對:

智利不單瑞士欽。

她的出句包含文萊、乍得、波蘭三個(gè)國家名。我的對句包含智利、不丹、瑞士三個(gè)國家名。

我說(shuō):“林小姐,我也出一個(gè)好嗎?”

我出:馬騎凳 ; (馬其頓)

她對:犀掰牙 。(西班牙)

又引來(lái)一陣笑聲。是的,連犀牛都張嘴掰牙而笑,何況人?

她又出:

中國文明,聞名中外 :

我再對:

古人智慧,致惠古今。

她的這個(gè)出句中,有兩個(gè)“中”字,且“文明”與“聞名”同音不同字,這就給出句增加了不少難度,這個(gè)出句目前在中國還仍然被聯(lián)家稱(chēng)為絕對。今天我能對出來(lái),是因為之前我曾經(jīng)見(jiàn)過(guò)這個(gè)片玉,且多次試對過(guò)。要不,今天非栽在紐約不可。

林小姐這時(shí)興趣很濃,她一邊翻看我的一大本剪報一邊說(shuō)道:“唐先生,中國還有一個(gè)絕對,目前流傳很廣,可就是沒(méi)人能對上,要不,您也試試?”

她出:

火燒赤壁滿(mǎn)江紅,劉歡孫悅 ;

我一審出句,差點(diǎn)沒(méi)嚇暈倒。天啦!這樣的出句要是能對得出來(lái),雖說(shuō)不上驚天動(dòng)地,但也能震動(dòng)聯(lián)壇。我想,我這輩子是對不出來(lái)了,留給那些世外高人去對吧!

火燒赤壁,是三國時(shí)期劉備孫權合戰曹操的一次大戰役,劉孫在赤壁火燒曹營(yíng),曹操大敗,故而劉歡孫悅。而劉歡孫悅又是當今兩位著(zhù)名的歌唱家,兩人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。滿(mǎn)江紅,又是一個(gè)詞牌名?磥(lái)這個(gè)出句機關(guān)重重,難度系數之大可想而知。

林小姐見(jiàn)我沉默不語(yǔ),說(shuō)道:“唐先生,我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上查過(guò)了,沒(méi)人能對得上來(lái),您也別對了,就讓它成為千古絕對吧!”


▲唐世友作品


我哪里肯服這個(gè)氣,你說(shuō)我對不上,我偏要對。我把中國近代的各大戰役都梳理了一遍,抗戰時(shí)期的淞滬會(huì )戰,徐州會(huì )戰,南京保衛戰到后來(lái)解放戰爭時(shí)期的淮海戰役,遼沈戰役,平津戰役。最后我決定用全國大解放來(lái)對赤壁之戰,聯(lián)意上一定要壓倒或超過(guò)出句。至于兩個(gè)名人嘛,我也要請兩位大詩(shī)人出場(chǎng)。經(jīng)過(guò)一翻深思熟慮后,我最終得出對句。

火燒赤壁滿(mǎn)江紅,劉歡孫悅 ;

旗卷神州普天樂(lè ),李白柳青。

普天樂(lè ),詞牌名。李白、柳青都是大詩(shī)人。用神州對赤壁,氣勢磅礴。而李白柳青,正是春風(fēng)浩蕩,春意盎然之時(shí)。這正是:

神州解放春風(fēng)勁 ;

異國抒懷聯(lián)意濃。

這時(shí),林小姐的丈夫用半生不熟的漢語(yǔ)說(shuō),我也有個(gè)對:

水漫金山漁父樂(lè ),法老(惱)許攸(憂(yōu))。

法,指法海,許,指許仙。好家伙,用古埃及帝王法老和中國東漢末年謀士許攸來(lái)對劉歡孫悅,高!

林小姐也說(shuō),我也對一個(gè):

日暖中華天下樂(lè ),毛遂恩來(lái)。

她用毛遂恩來(lái)兩位大名人來(lái)對劉歡孫悅,且“天下樂(lè )”也是一個(gè)詞牌名,其聯(lián)意暗含全國解放了,毛遂愿了,人民的恩惠來(lái)了。實(shí)在是高!

我們相視而笑,她倆早已伸開(kāi)雙臂,我們三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。


▲唐世友作品


唐世友簡(jiǎn)介

唐世友,男,漢族,77歲。對詩(shī)、書(shū)、畫(huà)、聯(lián)均感興趣,特別喜歡對今古絕對,也喜歡寫(xiě)回文詩(shī)。愛(ài)周游,足跡已踏遍祖國各地,曾應邀出訪(fǎng)過(guò)美、俄、德、法、日等20多個(gè)國家和地區!度嗣袢請蟆(海外版)、《中國文化報》、《京華時(shí)報》、《歐洲時(shí)報、》《南洋商報》、中央電視臺、湖南衛視、四川衛視等國內外300余家媒體報道其行蹤和發(fā)表作品。被多家媒體譽(yù)為“貴州怪杰”、“貴州奇才”、“新世紀的唐伯虎”。手機百度輸入“貴州怪杰唐世友”,便有數千條信息文章可參閱。

猜您喜歡

評論區

猜您喜歡的對聯(lián)及詩(shī)文:

貴州唐世友美國知音

對聯(lián)分類(lèi)

對聯(lián)知識

熱門(mén)對聯(lián)

精彩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