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中國對聯(lián)網(wǎng)首頁(yè)對聯(lián)知識古今聯(lián)話(huà)景常春:漫談蜀中名士林思進(jìn)的另類(lèi)文學(xué)成就聯(lián)語(yǔ)

景常春:漫談蜀中名士林思進(jìn)的另類(lèi)文學(xué)成就聯(lián)語(yǔ)

2019-11-25 22:16:21有趣的學(xué)長(cháng)TheStoryTeller 0條評論

林思進(jìn)(1873~1953),字山腴,別署清寂翁。四川華陽(yáng)(今屬成都)人,近代蜀中著(zhù)名教育家、詩(shī)人,成都“五老七賢”之一。解放前后任成都多所大學(xué)教授,后任省文史研究館副館長(cháng)。工詩(shī)詞文,擅對聯(lián)。義寧陳三立評其詩(shī):“才思格律,入古甚深。五古幾欲追二謝,七言直攀高、岑!逼溆袑β(lián)也是他的文學(xué)成就之一!吨袊膶W(xué)概要》、《清寂堂文錄·詩(shī)錄·詩(shī)續錄·詞錄》、《吳游集》、《悼孫集》、《村居集》、《清寂堂聯(lián)語(yǔ)輯錄》等,大多于民國二、三十年代自家霜柑閣刻印。1989年巴蜀書(shū)社出版由其門(mén)人劉君惠、王文才選編《清寂堂集》,僅收入其詩(shī)、詞、文三類(lèi),未收對聯(lián)作品!段氖冯s志》過(guò)去曾介紹過(guò)他的詩(shī)作,而世人知其擅對聯(lián)并兩次刻印對聯(lián)專(zhuān)集卻不多,謹專(zhuān)此就其基本情況與主要特點(diǎn)作一漫談介紹,以見(jiàn)先生聯(lián)藝風(fēng)采。


一、林思進(jìn)兩冊對聯(lián)專(zhuān)集及以外的作品情況


1.第一冊專(zhuān)集。書(shū)名為《清寂堂聯(lián)語(yǔ)輯錄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聯(lián)語(yǔ)”),是林山腴之子祖穀應余光弼之約搜集,1931年10月由怡盦刻印,不分卷,基本上以聯(lián)作的時(shí)間先后為序,共有130副。有林祖穀跋、余光弼序,由大關(guān)唐鴻昌篆箋。林祖穀跋與余光弼序道明了刊印此書(shū)的原委,及對林山腴聯(lián)語(yǔ)的稱(chēng)道:

林祖穀跋云:“家大人平日所撰聯(lián)語(yǔ),每為人傳誦。然自謂是隨俗應酬之作,不甚愛(ài)惜,多隨手棄去。而怡盦主人嗜之尤酷,屢囑予撮錄相示。今年暑休少暇,乃就日記中所者得若干副,書(shū)與怡盦,異時(shí)或印而行之,以公同好。雖曰談藝之末,庶亦津逮所在云爾。辛未(1931)秋日男祖穀謹識!

余光弼序云:“華陽(yáng)林山腴先生,詩(shī)古文辭見(jiàn)稱(chēng)于時(shí)久矣。即偶以馀事旁綴聯(lián)語(yǔ),亦典雅精雋,非他人所能及,仆夙嗜之。顧先生頗視為小道,無(wú)專(zhuān)冊以存也。今年夏間,晤公子季豐,請其鈔錄見(jiàn)畀,季豐允之,逾月竟踐前諾。辛亥以前僅僅數聯(lián),辛亥以后,從日記中共輯得若干副,蓋十亡四、五矣。展誦既訖,歡喜過(guò)望,乃亟為印行,公諸同好。夫,文章之道,佳惡好尚,萬(wàn)有不齊。然蛾眉不同貌,取悅于魄;芝蘭不同臭,取悅于鼻。以仆所嗜,雖不能概之人人,世有知言,固當不謂為阿其所好也。辛未八月新繁(今屬成都新都區)余光弼!

余光弼為成都新繁人,號孝風(fēng),一作嘯峰。生平失考。平時(shí)常請林山腴代作對聯(lián)。據其序文與林祖穀跋語(yǔ),以及林思進(jìn)丙子年(1936)版“自序”,可知怡盦主人就是余光弼之號。林山腴1931年此本對聯(lián)專(zhuān)集由怡盦刻印,就是余光弼私家刻印之意。

為此本篆箋者唐鴻昌,字少坡,一字少公,云南大關(guān)人。民國收藏家、鑒賞家、刻書(shū)家。晚清總兵唐友耕之子。寓居成都,與四川文人雅士、官員寓公廣泛交往。與其兄?zhù)檶W(xué)經(jīng)營(yíng)怡蘭堂刻書(shū)坊,為成都有名的私家刻書(shū)坊之一。與林山腴亦交往甚密,林曾為唐氏刊刻的《怡蘭堂叢書(shū)》作序,以及作聯(lián)挽唐母、其子唐鴻齡等。(蔣藍:《唐友耕家族與出版業(yè)》,《蜀學(xué)》第八輯)


2.第二本專(zhuān)集。書(shū)名為《清寂堂聯(lián)語(yǔ)》。因第一冊印出后很快即被搶購一空,仍為其子祖穀輯錄,思進(jìn)增補第一冊后的作品之本。沈慤篆箋,有林思進(jìn)自序,丙子年(1936)芒種(農歷五月初一)以自家霜柑閣名刊印。仍未分卷,略以作品時(shí)間先后為序,數量約比第一冊多五分之二,共206副。值得注意的是,此冊沈慤篆箋、林思進(jìn)自序,均為丙子年(1936)芒種(農歷五月初一),那收入書(shū)中的聯(lián)語(yǔ)應是此時(shí)間以前之作,結果書(shū)后還收入了1937年至1942年的部分作品。這說(shuō)明思進(jìn)原擬1936年刊印,可能是因已臨近戰亂無(wú)法刊印,遲至1942年才印出,刊印時(shí)又加入了這六年的作品。林氏原本甚嗜聯(lián)語(yǔ),在川內頗受稱(chēng)道,作聯(lián)較多,但據其“自序”可知,約于辛亥前后之作均未錄存,佚者大半,殊為可惜。今見(jiàn)此兩冊“聯(lián)語(yǔ)”的第一副,僅有挽楊銳聯(lián)是最早的一副。

為此本篆箋者沈慤(1893~1961),是民國四川浙派篆刻家。原名沈策,后改沈慤,字少成(紹成),號渻葊、鑒湖居士等,浙江紹興人。曾在軍中做過(guò)書(shū)記員,后到成都,潛心鐵筆丹青。其詩(shī)書(shū)、畫(huà)印、古琴,無(wú)一不精。與兄沈中(1872~1943)號稱(chēng)“大小二沈”。

林思進(jìn)在此本“自序”中回憶了自己對楹聯(lián)的愛(ài)好,以及對史上名家的評價(jià)!肚寮盘眉肺词沾诵,因“自序”對于我們了解與學(xué)習研究林思進(jìn)的楹聯(lián)有所幫助,乃全文錄如下:

文章一小技,于道未為尊。至如楹聯(lián),豈非小之尤小者哉?然自清之中葉,斯唱既興,作者間出。高或吊古憑今,下則侑觴助紼。大雅宏達,莫之能廢。而近代以來(lái),擅此稱(chēng)者,若何東洲、曾文正、張廣雅、俞曲園、王湘綺、李越縵諸賢,皆時(shí)時(shí)喜自誦說(shuō)。其流風(fēng)遺韻,戛然響臻,甚可思也。予平生所為聯(lián)語(yǔ),初不省錄,佚者大半。辛未之歲,余君怡盦偏嗜篤好,曾囑兒子季豐鈔輯百許帖,付諸鉛(實(shí)為刻版)印。俄頃遂空,更無(wú)一冊,而乞者尤不已,無(wú)以應之。今年四月,季子乃取前錄,附以近撰,令工別刻,聊省傳寫(xiě)之勞而已,非拾以為己寶也。夫,小之尤小,予固不已言之乎。然而昔賢之猶有樂(lè )乎此者,抑豈無(wú)謂?夫,‘斷木為棋,捖革為鞠’,小矣,然不自有其法在乎?法在,則小固未嘗無(wú)可觀(guān)也。而世之常騖其大者,顧乃以為無(wú)所用法焉,何也?丙子(1936)芒種清寂翁題。


3.“聯(lián)語(yǔ)”外的作品。1936年距思進(jìn)1953年去世還有17年之多,無(wú)疑應該還有聯(lián)作問(wèn)世,據筆者所知至少有三種情況。首先,是“聯(lián)語(yǔ)”一書(shū)應收而未收者亦不在少數。筆者曾查閱了《清寂堂日記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日記”)手稿復印件(共約廿四年之記,惜缺十二年),以其“聯(lián)語(yǔ)”收止1942年為限,結果有32副作品未收,另有8副為1943、1944年之作。如:1924年挽劉季吾、挽王兆奎母,1926年挽徐申甫母、挽尹朝楨太翁,1930年題華西大學(xué)鐘樓,1931年挽顏憲和、賀李亞衡六十壽,1932年賀彭子猷新居,1933年代人挽陸景庭,1934年挽舒仲平,1935年挽魏炯若妻、挽沈韶九,1942年賀法光長(cháng)老重主空林、挽尹昌齡等等。其次,第一冊“聯(lián)語(yǔ)”末,筆者見(jiàn)林思進(jìn)弟子陶亮生藏本,有其手抄挽先子仁山府君一副;第二冊“聯(lián)語(yǔ)”末,筆者見(jiàn)林思進(jìn)弟子、書(shū)法家李啟明抄錄本有補遺二副,一是挽徐炯,二是挽曾道。再次,《龍門(mén)陣》刊陶亮生《蜀中聯(lián)語(yǔ)偶談》有賀洪愛(ài)棠五旬、賀陶亮生續弦,《龍門(mén)陣》刊文挽王銘章師長(cháng),《桂湖古今楹聯(lián)輯注》代鄧錫侯題桂湖,《清寂堂集·前言》題爵版街清寂堂大門(mén)等。

綜合以上情況,估計林思進(jìn)一生所作對聯(lián)在300副左右。


二、林思進(jìn)對聯(lián)語(yǔ)的喜好及創(chuàng )作之因


1、出于興趣愛(ài)好。作為一個(gè)文人、詩(shī)人,興趣愛(ài)好都是多方面的,他的文化修養也頗為精深。林山腴在其《清寂堂文乙錄》“自序”中,就談到他早年學(xué)習駢體文的經(jīng)歷:“若余之于駢儷,則誠哉其無(wú)知也。嘗記少日讀書(shū)里塾,從人學(xué)尊經(jīng)院試,聞?dòng)鲈~試,輒踸踔……年逾二十,始得洪稚存、孔顨軒文讀之,深?lèi)?ài)其工。嗣又求得汪容甫、龔定庵、王壬甫、李越縵諸家所作,則尤喜諷誦,幾于篇篇上口。于是思有所涉,頗能成篇(劉君惠、王文才選編:《清寂堂集》,1989年巴蜀書(shū)社出版)!瘪夡w文講究對偶,對偶是聯(lián)語(yǔ)對仗的基礎,后才發(fā)展為對聯(lián)的對仗特點(diǎn)?梢(jiàn)林先生從青少年時(shí)開(kāi)始,即已有意識的關(guān)注對偶,向前人學(xué)習作文求得工對,這即為作對聯(lián)打下了基礎;再從林山腴先生的“自序”中,可以看到他對聯(lián)語(yǔ)的喜好。序文提到的何東洲(紹基)、曾文正(國藩)、張廣雅(之洞)、俞曲園(樾)、王湘綺(闿運)、李越縵(慈銘)這些人物,均是晚清作聯(lián)高手,留有眾多聯(lián)語(yǔ)或專(zhuān)集,對當時(shí)及后世頗有影響。故,山腴說(shuō)“其流風(fēng)遺韻,戛然響臻,甚可思也”。以上人物除李越縵外,都有聯(lián)語(yǔ)留存成都及周邊,王湘綺的《湘綺樓聯(lián)語(yǔ)》就有民國二十年代在成都的刻印本,林山腴對這些不可能不知道;另外,蜀中名勝古跡舊時(shí)甚多楹聯(lián)長(cháng)期存在,它們必然對山腴喜好聯(lián)語(yǔ)以重要影響。故作者在“自序”中說(shuō):“夫,小之尤小,予固不已言之乎。然而昔賢之猶有樂(lè )乎此者,抑豈無(wú)謂?夫,‘斷木為棋,捖革為鞠’,小矣,然不自有其法在乎?法在,則小固未嘗無(wú)可觀(guān)也!币馑际锹(lián)語(yǔ)雖然在文學(xué)殿堂中小之又小,但它是有其自身法度和作用而產(chǎn)生的,正如揚雄在《法言·吾子》中所說(shuō),把樹(shù)木切斷作成棋子,把皮革制成皮球,不都是從大變?yōu)樾『蠖衅渥陨碜饔玫膯?所以,我們不能輕視小小的東西、事物。


2、因實(shí)用性文學(xué)之故。對聯(lián)實(shí)際是一種實(shí)用性文學(xué),從這個(gè)角度而言,就決定了它的作用和意義。李澄波《討論作對聯(lián)方法淺說(shuō)》“總論”云:“對聯(lián)為應酬上不可少之一種文字,或慶賀或哀挽,借此可以表情;或名勝題留,芶為膾炙人口之作,則名以聯(lián)傳。故每一喜筵,每一追悼,每一名勝地方,講求文字者,未嘗不特別注意。如遇杰作,即傳誦一時(shí),否則大廷廣眾,貽笑方家。若是,則此種文字,烏可以不講哉!焙鷩鴺抛孕颉段陡衣(lián)語(yǔ)》說(shuō):“聯(lián)對小道也,為酬應必須品,吾鄉擅此者甚鮮,凡遇婚喪喜慶都請樑為之;蛟诰萍,或在店肆,喚取紙來(lái),即書(shū)與之!保ɡ畛尾ǎ骸队懻撟鲗β(lián)方法淺說(shuō)》,1923年(成都)念劬堂刻本。胡國樑:《味根室聯(lián)語(yǔ)•自序》(上下卷),1939年上海華文印刷所承。笆浪淄鶃(lái),社會(huì )交際,慶賀作吉利之語(yǔ),哀挽用慰唁之言,縱不須蘇海韓潮,發(fā)揚文氣,亦宜有江花謝草,點(diǎn)綴詞華。而況第宅園林之內,廳堂廨宇之中,欲教左右交輝,光生四壁,須有短長(cháng)聯(lián)語(yǔ),分掛兩楹!保ńa香:《新式合用楹聯(lián)觀(guān)海•自序》,1924年上海廣益書(shū)局印行)劉麟生說(shuō):“聯(lián)語(yǔ)可壯觀(guān)瞻、志哀樂(lè )、增談助、資酬應,雖系游戲小品,已成交際必需之物!保▌Ⅶ肷骸吨袊壩氖贰,商務(wù)印書(shū)館1937年出版,東方出版社1996年重版)這些前人所論,雖說(shuō)對聯(lián)是“應酬文字”、“酬應必須品”等,但實(shí)質(zhì)均說(shuō)明了對聯(lián)實(shí)際是一種實(shí)用性文學(xué),但凡各種行當場(chǎng)合等等,無(wú)一不適用對聯(lián)。詩(shī)、詞屬于贈友唱和、婚喪壽誕一類(lèi)者,其實(shí)也帶有實(shí)用性,所以林先生的詩(shī)、詞中,每多贈友、懷念之作,表現于對聯(lián)則多為贈友、壽、挽聯(lián)。那么,林思進(jìn)的聯(lián)語(yǔ)也均是因實(shí)用而產(chǎn)生、而創(chuàng )作。而且,他對自己的聯(lián)語(yǔ)頗為自負。1932年春,溫江人李少湘去世,李父汝南(號湘石)以畫(huà)名世,尤善畫(huà)蘭,汝南病逝時(shí),喬樹(shù)枬挽聯(lián)有“筆花墨雨遍天涯”句,在當時(shí)名重一時(shí),思進(jìn)請少湘為憶全聯(lián)。后思進(jìn)挽少湘聯(lián)之上比即用此典實(shí):“話(huà)舊記先人,墨雨筆花,去年尚寫(xiě)傷心句”,并自稱(chēng)“吾今之聯(lián)自謂不讓茂翁(指喬樹(shù)枬)矣!绷韽摹叭沼洝笨芍,思進(jìn)作聯(lián)多是于枕上或途中一時(shí)半刻而成,可見(jiàn)其水平之高,可謂駕輕就熟。

林山腴的聯(lián)語(yǔ),以第二本206副計,有題署13副、慶賀15副、弔挽聯(lián)178副,以挽聯(lián)居多。按理,對聯(lián)種類(lèi)頗多,另有春聯(lián)、酬贈聯(lián)、治學(xué)聯(lián)、格言聯(lián)、集句聯(lián)、生肖聯(lián)、節令聯(lián)等等,據閱山腴的“日記”,發(fā)現以上幾種聯(lián)均無(wú)記載,就連每年春節那么重大的節日,他也從不作春聯(lián)。之所以以上幾種聯(lián)均無(wú),這是因對聯(lián)為實(shí)用性之故,實(shí)用就是說(shuō)有人請你作才可能寫(xiě)作,沒(méi)請你也作豈不是自作多情。而挽聯(lián)則不同,因傳統的風(fēng)俗習慣,無(wú)論親戚友朋去世,均要治喪哀悼,吊唁者也是無(wú)不前往,除送上錢(qián)物致吊外,同時(shí)送與挽聯(lián)、挽詩(shī)等文字。林山腴交誼文朋、前輩甚多,所作挽聯(lián)則極富。挽聯(lián)最易表達真情厚誼,交往深厚的摯友文朋去世,豈能不寄情于文字。不論從林思進(jìn)的詩(shī)、詞、文集,還是其對聯(lián)集,均可見(jiàn)他是十分重情重誼之人。不僅交誼深厚的文朋去世要作挽聯(lián)致悼,以表哀思,就連朋友的父母、前輩的夫人病故,亦送挽聯(lián)。甚至是交往較少者,其人病故,也送挽聯(lián),對有的前輩、摯友還另作挽詩(shī)。如挽一面之交者,孫紫廉本河北人,是思進(jìn)早年在開(kāi)封參加會(huì )試進(jìn)士而相識者,孫氏后任新津縣令、邛州知州,于l931年10月病逝于綿陽(yáng),綿陽(yáng)為之開(kāi)追悼會(huì ),林先生聞知即撰送挽聯(lián)。再有縱然是去世于遙遠之地的友人,思進(jìn)也寄挽聯(lián)致哀。如王乃澂(1861~1933),字聘三,號平珊、病山,四川中江人。光緒十六年(1890)進(jìn)士。曾官貴州巡按使、湖北布政使等。晚年僑居并逝于上海,思進(jìn)聞?dòng)嵓从谑悄晔鲁跛淖耐炻?lián)。另外,林思進(jìn)的聯(lián)語(yǔ)之所以挽聯(lián)極多,似受曾國藩的影響。曾氏一生于對聯(lián)頗為自得,他嘗說(shuō):“吾他日身后文采傳世正不可必,但必有楹挽一書(shū)[卷]行世!埃ê龔停骸豆沤衤(lián)語(yǔ)匯選初集•自序》,上海商務(wù)印書(shū)館1918年出版。)

3、為人捉刀之作。林山腴先生的聯(lián)語(yǔ)還有35副是代人之作。為人捉刀是舊時(shí)文人常有之事,他人因其擅長(cháng)作聯(lián),即多求之代撰。除可見(jiàn)的35副代人之作外,“日記”中還常見(jiàn)代人作聯(lián)惜未披露內容的記述。但林山腴也不是任何人請作聯(lián)都會(huì )應允,他是個(gè)有氣節的文化人。如1931年7月4日(農歷),灌縣(今都江堰)縣長(cháng)高式之來(lái)請山腴為鄧國璋之母書(shū)寫(xiě)壽屏、壽聯(lián)。鄧國璋是川軍將領(lǐng),四川永川人。綠林出身。1922年接受招撫,任鄧錫侯部第3師獨立2團團長(cháng)。后來(lái)又投靠劉文輝、劉湘,1931年任四川江防軍第2路司令,駐軍灌縣,故高氏為之求賀。但山腴對此等之輩當即回絕。相反,對在抗日中血戰臺兒莊殉國的王銘章師長(cháng),山腴不僅為其墓廬題書(shū)對聯(lián),還另作了篇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《神道碑銘》,對王師長(cháng)給予熱忱地贊頌與高度地評價(jià),也表現了山腴先生鮮明的愛(ài)憎立場(chǎng)。


三、林思進(jìn)先生聯(lián)語(yǔ)的特點(diǎn)


林思進(jìn)之聯(lián)幾乎為20多字至50多字的短聯(lián),僅有“題新繁東湖三賢堂”為72字。他的對聯(lián)總體情況而言,簡(jiǎn)潔通暢,詞雅格高,用典深奧,力求工整,以行文之法,出血性之言,凝重而洗練,輕描而淡雅,頗為可觀(guān)。其特點(diǎn)主要有以下4個(gè)方面。


1、善于用典,比喻貼切。林思進(jìn)之聯(lián)中常借典故喻人喻事,對揭示問(wèn)題具有強烈效果。如挽戊戌六君子之一楊銳聯(lián):


氣愴岷峨,立墓幾時(shí)來(lái)大鳥(niǎo);

獄非劉柳,空山萬(wàn)古有啼鵑。


幾時(shí)來(lái)大鳥(niǎo),是用東漢楊震典故,同時(shí)可表示切楊氏姓。據《后漢書(shū)·楊震列傳》:“歲馀,順帝即位,樊豐、周廣等誅死,(楊)震門(mén)生虞放、陳翼詣闕追訟震事。朝廷咸稱(chēng)其忠,乃下詔除二子為郎,贈錢(qián)百萬(wàn),以禮改葬于華陰潼亭,遠近畢至。先葬十余日,有大鳥(niǎo)高丈余,集震喪前,俯仰悲鳴,淚下沾地,葬畢,乃飛去!贝颂幾髡咴O問(wèn)大鳥(niǎo)何時(shí)飛到楊銳的墳上,借以而為楊銳鳴冤。獄非劉柳,指柳宗元、劉禹錫。劉早年與柳同登進(jìn)士,同為官,共同參加永貞革新,同貶南荒,故“劉柳”并稱(chēng)。此處作者意思是“戊戌六君子”的命運比劉、柳還慘,被清政府殺害了,劉、柳僅是貶官。兩個(gè)典故諷刺批判了清政府的反動(dòng)、黑暗,對仁人志士的同情惋惜。

又如代席桐卿挽其夫人:


五千馀里念家山,多病憐卿,上計方攜徐淑去;

三十華年凄錦瑟,無(wú)成似我,斷機偏慟樂(lè )羊悲。


席桐卿名鑅,肄業(yè)北京之法律學(xué)堂,林思進(jìn)早年與他同客京城。席桐卿夫人三十馀歲就病逝了,林為席代作聯(lián)挽之。此聯(lián)短短六句,卻用了三個(gè)典故,兩對夫妻,一個(gè)詩(shī)人。

徐淑,東漢隴西女詩(shī)人。其夫秦嘉,桓帝時(shí)為郡上計簿使,后赴洛陽(yáng)被任為黃門(mén)郎。秦嘉赴洛陽(yáng)時(shí),徐淑因病還家,未能面別!跺\瑟》是唐代詩(shī)人李商隱的代表作之一,作者在詩(shī)中追憶了自己的青春年華,傷感自己不幸的遭遇。樂(lè )羊,指《后漢書(shū)》所載《樂(lè )羊子妻》故事的一節,樂(lè )羊子遠出拜師求學(xué),一年后羊子回家,妻子問(wèn)他緣故。羊子說(shuō):“在外久了,心中想念家人!逼拮勇(tīng)后指著(zhù)織機說(shuō)道:“這些織品是從蠶繭生出,又在織機上一寸寸地織成,才能成丈成匹,F如割斷它,那就無(wú)法織出整幅布匹。你積累學(xué)問(wèn),就應當如織布!毖蜃颖黄拗(huà)感動(dòng)了,重新回去修完了自己的學(xué)業(yè)。

此聯(lián)以秦嘉徐淑夫婦比擬席桐卿夫婦,聯(lián)中“上計”,以秦嘉為郡上計簿使比擬席桐卿在京求學(xué)而帶上其妻。下聯(lián)以李商隱的傷感暗喻自己至今一事無(wú)成,而我恰如樂(lè )羊子學(xué)業(yè)未完時(shí)你(席夫人)卻就病逝了。其典故的運用十分精確,恰如其分。

又,賀徐申甫四十:


富貴常蹈危機,黑頭早棄專(zhuān)城賞;

四十古稱(chēng)強仕,白羽猶堪射石年。


徐孝剛(1880~1956),字申甫,成都人。1903年赴日本就讀于陸軍日本士官學(xué)校;貧w執教于四川講武堂,后任成都衛戍總司令、省政務(wù)廳廳長(cháng)、第二十一軍參謀長(cháng)等。陸軍中將銜。建國后任西南軍政會(huì )委員、四川省政協(xié)副主席。

專(zhuān)城,指主宰一城的州牧、太守等地方長(cháng)官。李白詩(shī)“羽檄如流星,虎符合專(zhuān)城”。強仕,男子四十歲時(shí),智力正強,志氣堅定,可以出仕。語(yǔ)出《禮記·曲禮》“四十曰強,而仕!鄙涫,指李廣射石的故事。

此聯(lián)以專(zhuān)城指徐孝剛在青壯年時(shí)辭去東川道尹之職,以強仕之年切其四十生辰,又以李廣白羽箭深深射進(jìn)石頭的故事,稱(chēng)贊徐的神勇。這是賀聯(lián)中甚佳的寫(xiě)法。

再如賀廖平師八十壽:


著(zhù)述老名山,闡大義微言,直從圣譯追西漢;

里門(mén)望通德,想銜杯扶杖,恰有賢孫似小同。


經(jīng)學(xué)大師廖平是林思進(jìn)早年的恩師,1932年初為其八十大壽,思進(jìn)于上年底即書(shū)一壽聯(lián),托人帶與恩師。聯(lián)中以經(jīng)學(xué)名家鄭玄,喻頌也為經(jīng)學(xué)大師的恩師,十分貼切。

圣譯,謂說(shuō)釋圣人經(jīng)義者。漢代王符《潛夫論·考績(jì)》:“夫圣人為天口賢人為圣譯。是故圣人之言天之心也;賢者之所說(shuō)圣人之意也!蓖ǖ,即通德里。漢代山東高密著(zhù)名經(jīng)學(xué)大師鄭玄故里。小同,鄭小同,鄭玄之孫。學(xué)綜六經(jīng),初為郎中,累遷至侍中,封關(guān)內侯,后為司馬昭鴆殺。

因思進(jìn)是事先書(shū)去的壽聯(lián),自己怕到時(shí)不能蒞席,因此下聯(lián)設想在祝壽之日,老師在如像鄭玄的故里拄著(zhù)拐杖,在長(cháng)孫廖次山(名宗澤,曾任教于雅安師范學(xué)校,解放后任川大教授)的幫扶下喜飲壽酒。上聯(lián)稱(chēng)頌老師的治學(xué)成就,下聯(lián)言祝壽,聯(lián)意中肯,聯(lián)文與用典均甚恰當。

又如賀王伯宜續婚:


盂粥佛香甜,笑今日王郎,卻扇猶堪稱(chēng)快婿;

玉臺人影倩,問(wèn)新吟溫尉,屏風(fēng)應早畫(huà)生禖。


王伯宜(1883~1956),字伯儀,成都人。早年留學(xué)日本,畢業(yè)于日本成城學(xué)校。歷任四川陸軍軍官學(xué)校、成都石室中學(xué)等校數學(xué)教師。從事算術(shù)教學(xué),善運用啟發(fā)式教學(xué),被譽(yù)為成都“算術(shù)教學(xué)大師”。編有《算術(shù)應用問(wèn)題詳解》。

盂粥佛香,舊時(shí)百姓在農歷十二月初八吃臘八粥過(guò)臘八節的風(fēng)俗,因是由中國佛教徒紀念釋迦牟尼佛成道而形成的一個(gè)風(fēng)俗,故又稱(chēng)盂粥。此指王伯宜的婚期。卻扇,舊時(shí)婚俗,新娘出嫁,須得蒙頭遮面,其用意有兩種:一是遮羞,二是避邪?煨,即“東床快婿”!妒勒f(shuō)新語(yǔ)》:東晉太尉郗鑒為女兒找婿,派人到丞相王導家去挑選;貋(lái)說(shuō):“王家的年輕人都很好,但聽(tīng)是選婿,都拘謹起來(lái),只有一位在東邊床上敞開(kāi)衣襟,像未聽(tīng)到似的!臂b說(shuō):“這正是一位好女婿!贝巳思赐豸酥。此借以贊王伯宜,又切其姓。溫尉:指唐代詩(shī)人、詞人溫庭筠。本名岐,字飛卿。他曾任隨縣和方城縣尉。畫(huà)生禖:溫庭筠作有《生禖屏風(fēng)歌》。此指新婦人嫁奩中有溫庭筠詩(shī)一部。以上用典極妙,對反映對方及其情事恰如其分。


2、精求工整,寬對補救。林思進(jìn)之聯(lián)大多對仗工整,確不能工對時(shí),參以寬對補救。如挽同科舉人鄧亞。


文章龍尾,是年少清才,同榜百廿人,攬涕又弱一個(gè);

風(fēng)雨鵑聲,算斯民先覺(jué),乘桴三萬(wàn)里,雄心自足千秋。


鄧絜(1884~1913),字亞琛,又名維潔,筆名金沙、佛哀等。四川屏山人。具有變革思想。十四歲應童子試,名列前茅。1901年入瀘州經(jīng)緯學(xué)堂,次年應縣試,得第一名。1903年參加鄉試,因不滿(mǎn)清政府賣(mài)國求榮等腐敗丑行,在試卷中指斥統治者,鄉試主考官批為“筆有奇氣,惜多怨誹之詞”,故被錄為末尾舉人。后留學(xué)日本,加入同盟會(huì )。參辦《鵑聲》、《四川》雜志,參與四川保路運動(dòng),克屏山縣城,宣布獨立。重慶蜀軍政府成立,任司法部長(cháng)、任省臨時(shí)議會(huì )議員。因病逝。

聯(lián)中“文章”、“風(fēng)雨”自對,“龍尾”、“鵑聲”“年少”、“斯民”“同榜”、“乘桴”詞性相同而對,以上均十分工整;但“清才”、“先覺(jué)”,“攬涕”、“雄心”等布以詞意而寬對。

又如挽唐棐卿師:


總角記從游,愧蘇軾文章,昔日門(mén)生今白發(fā);

傷心嘆零替,問(wèn)中郎書(shū)籍,何人家業(yè)世青箱。


唐棐卿,作者少年時(shí)的老師。聯(lián)中“總角”、“傷心”、“文章”、“書(shū)籍”、“昔日”、“何人”、“白發(fā)”、“青箱”,均以詞性詞組相同而工對;但“蘇軾”是人名,“中郎”是官職,“門(mén)生”是指人,“家業(yè)”是指事物,故這兩組是以詞意相同而寬對。

如代人賀劉禹九壽:


負弩壯先驅?zhuān)淳判M吞,千里過(guò)師如枕席;

擁旄重專(zhuān)使,頌萬(wàn)家生佛,一尊為壽借醍醐。


劉禹九(1883~1944),名成勛,字禹九,川軍將領(lǐng),陸軍中將。四川大邑人。四川陸軍武備學(xué)堂畢業(yè)。歷任川軍旅長(cháng)、師長(cháng)、軍長(cháng)。1923年被孫中山委任為四川省省長(cháng)兼川軍總司令。1926年被委任為第二十三軍軍長(cháng)。次年,遭到劉文輝的攻擊,防區盡失,部隊被收編。自此不問(wèn)政事,回大邑閑居。因病逝。

聯(lián)中“屯田”、“生佛”、“枕席”、“醍醐”兩組是寬對,其馀詞性詞組都因相同而對,十分工整。

再如賀方鶴翁移居:


夾宅何必清漳,自尋陸弟東頭屋;

高會(huì )宛如洛社,共望香山白發(fā)翁。


方鶴翁,即方鶴齋(1851~1940),名旭,安徽桐城人。桐城派古文家。清末任四川夔州府代理知府、四川提學(xué)使、川東道臺等。辛亥革命后定居成都,“五老七賢”之一。能詩(shī)、善書(shū)、工畫(huà)。有《鶴齋詩(shī)存》、《鶴齋文存》。

除“清漳”、“洛社”是工對外,其馀“夾宅”、“高會(huì )”、“陸弟東頭屋”、“香山白發(fā)翁”,或因平仄不對,或是詞性不對,均屬于寬對。

3、輕描淡雅,不事雕琢。山腴先生的對聯(lián),大多數寫(xiě)得輕輕描繪,平淡清雅,不事雕琢。比如賀俞子聞五十壽:


百歲方中,二月方半;

春酒自酌,鐵簫自吹。


俞子聞善吹笛,自號鐵簫道人。上聯(lián)言其壽數、日期,下聯(lián)述其特性,清新淡雅,信手拈來(lái),但又十分精妙。

又如挽胡孝博師:


麻衣試士五千人,金菊出蒿蓬,諸生選首慚何武;

白發(fā)從公三十載,海桑話(huà)清淺,今日平山哭醉翁。


胡孝博(1850~1924),名薇元,字孝博,號詩(shī)舲、玉居士等,大興(今北京)人。光緒三年(1877)進(jìn)士。出任廣西天河、四川西昌、涪陵、陜西等地為官。晚年定居、著(zhù)述、講學(xué)于四川犍為,與蜀中眾名士諸多交往。

孝博在清末任華陽(yáng)縣令時(shí),林思進(jìn)應童子試入縣學(xué),被其三次拔為笫一。這層關(guān)系在舊時(shí)的讀書(shū)人識為勝于父母,作為弟子挽恩師之聯(lián),大多會(huì )寫(xiě)得語(yǔ)調深沉、內容厚實(shí)。但作者卻輕輕幾句話(huà)就把意思說(shuō)清楚了。麻衣,是舊時(shí)舉子所穿的麻織服,此為作者自指。何武,西漢郫縣人,西漢大臣,封氾鄉侯。何武在十四、五歲時(shí),把王褒頌揚漢朝政德的三篇詩(shī)與其他人等編成歌曲演唱。漢宣帝為尋求人才,于是召見(jiàn)了何武等人,并給予了賞賜。上聯(lián)即以何武自作愧比講其入縣學(xué)時(shí),被胡三次拔為笫一之事。下聯(lián)又再用自己拙劣如蒿蓬能忝居金菊之叢,又不如海桑生長(cháng)極快,學(xué)問(wèn)知識也懂得不清澈不深入,仍處于很膚淺,作自我謙指。從而由衷地表達了對恩師的哀悼之情。

再如挽胡雨嵐編修:


修短有不必言,所嗟搘柱宏艱,后事蒼茫竟誰(shuí)屬;

毀譽(yù)付之當世,但論文章風(fēng)誼,平生真賞似君稀。


胡雨嵐,名峻(1869~1909),字雨嵐,號貞庵,四川華陽(yáng)人。1895年進(jìn)士,選翰林院庶吉士,授編修。1902年創(chuàng )辦四川高等學(xué)堂,為第一任總理(即校長(cháng)),是四川近代第一所文理科兼備的綜合性高等學(xué)校,在川轟動(dòng)一時(shí)。1905年,川漢鐵路由官辦改為官紳合辦,胡峻任紳督并兼任鐵路學(xué)堂校長(cháng)。1907年3月,鐵路公司由官辦改商辦,胡為公司總經(jīng)理,對川漢鐵路的變化,社會(huì )上是非看法均有。胡為全省鐵路日夜操勞奔走,積勞過(guò)度,心力交瘁,咯血病故。

作者一向看重胡峻,1904年與胡峻等赴日本考察,在詩(shī)中就大為稱(chēng)贊胡:“相望東西川,才彥妙接跡。峨峨胡編修,廣己在困緝!惫蚀寺(lián)以胡操勞川漢鐵路為重點(diǎn),給予了中肯的評價(jià),全聯(lián)詞句平實(shí),不作雕琢。

又如挽鄧休庵觀(guān)察:


我從詹尹卜居,晤君十一日前,尚有詩(shī)歌相和合;

家在桂林何處,歸魂五千里外,不堪宦況極蕭條。


鄧休庵,名鴻荃(1855~1924),字雨人,號休庵,廣西臨桂(今桂林)人。臨桂詞派領(lǐng)軍者王鵬運妹夫。鄧亦臨桂詞派之人。光緒十五年(1889)舉人,早年為京官,后官四川候補道(亦稱(chēng)觀(guān)察)。民初,曾在成都與趙熙、方旭、林思進(jìn)等結成“錦江詞社”。有《秋雁詞》。

還有如挽駱成驤:


百歲大齊,剩有文章說(shuō)魁首;

一哀出涕,偶因議事得聯(lián)名。


駱成驤(1865~1926),字公骕,資州(今四川資中)人,成都“五老七賢”之一,光緒二十一年(1895)狀元,授翰林院修撰。先后任貴州鄉試考官,廣西鄉試主考、山西提學(xué)使、北京國史官纂修、京師大學(xué)堂首席提調、籌辦北京蜀學(xué)堂、四川高等學(xué)校(川大前身)等。

作者平時(shí)與駱交往甚少,聞其訃時(shí),頗感難于著(zhù)筆,后偶然想到民國后曾于參議會(huì )共席(如下聯(lián)所言),方撰就此聯(lián)。以上幾聯(lián),均詞語(yǔ)平淡,毫無(wú)宣染。

林思進(jìn)這些聯(lián)之所以寫(xiě)得如此平平淡淡,不作宣染,似乎有如前人所論。近代著(zhù)名對聯(lián)家向義說(shuō):“挽聯(lián)不可過(guò)于悲哀,當作解脫語(yǔ),以為慰藉。若死而無(wú)知,何必致挽;死而有知,豈可增其悲慟耶?”(向義:《六碑堪貴山聯(lián)語(yǔ)•論聯(lián)雜綴》,1923年貴陽(yáng)文通書(shū)局鉛。┯秩缜迥┝謶c銓《楹聯(lián)述錄》言:“挽聯(lián)之作,有溯其人平日之品行事業(yè)者,有就其目前之事而淺近陳之者,語(yǔ)無(wú)泛設,便是佳章!保謶c銓《楹聯(lián)述錄》,光緒七年廣州刻版,2000年江西人民出版社龔聯(lián)壽主編《聯(lián)話(huà)叢編》)看來(lái)林思進(jìn)正是這樣考慮的,挽聯(lián)應該以安慰為主,不應過(guò)于悲哀,以傷亡靈,內容只需陳述其人平日的品行事跡,只要語(yǔ)無(wú)泛泛之詞,便是佳作了。

4、聯(lián)律均遵“馬蹄韻”,F代對聯(lián)界研究對聯(lián)格律,總結出凡兩句以上對聯(lián)主要有兩種形式:“馬蹄韻”和“朱氏規則”,無(wú)論是以前還是當代,絕大多數作者均喜用“馬蹄韻”,林思進(jìn)之聯(lián)亦無(wú)例外!榜R蹄韻”最早由曾國藩提出,他在《鳴原堂論文·(陸贄)奉天請罷瓊林大盈二庫狀》說(shuō):“陸宣公(唐·陸贄)文則無(wú)一句不對,無(wú)一字不諧平仄,無(wú)一聯(lián)不調馬蹄!保ā对鴩,岳麓書(shū)社1986年出版)當代已故湖南聯(lián)人汪濤依此進(jìn)一步把其規范化,從而形成了對聯(lián)格律“馬蹄韻”之說(shuō)。馬蹄韻最基本的規則就是,每一分句的落腳皆為平仄聲交替,下聯(lián)則相反,因狀如馬蹄的節奏而得名。也如同律詩(shī)句,每?jì)勺肿髌截坡暯惶,作平平仄仄仄平平。古今?lián)家均認為只有這樣,才能讀起來(lái)抑揚頓挫、瑯瑯上口。

林思進(jìn)的206副“聯(lián)語(yǔ)”中,兩句式有44副,三句式有148副,均遵“馬蹄韻”,其馀14副為四句式以上者,多為“馬蹄韻”變格式。因非專(zhuān)究對聯(lián)格律,“馬蹄韻”的內容不詳述,僅分別舉例為證:

兩句式如挽喬樹(shù)枬左丞:

話(huà)先人卌載交期,難忘京陌僧床飯;

感故國七年吟望,誰(shuí)續華陽(yáng)耆舊書(shū)。

又如挽宋育仁:

并世不數人,猶幸馀生能幾見(jiàn);

高文足千古,漸驚鬼祟覆三豪。

三句式如挽顏楷:

平生論藝重安吳,剩敗筆如丘,誰(shuí)題白虎蒼龍闕;

今日游仙訪(fǎng)鳴鵠,想新宮待草,正要蓬池閬苑人。

又如題黃潤泉圓通場(chǎng)別鄴:

綮戟舊門(mén)欄,珍木奇花,高情預作平泉記;

前驅新鼓吹,輕裘緩帶,風(fēng)度爭傳峴首人。

四句式以上如挽楊莘友:

嚴城鼓角每思君,揮快刃,斬亂絲,抗彼儒行,是鷙蟲(chóng)攫搏不程勇者;

世路風(fēng)云多變態(tài),困湘南,厄漢上,攬此細德,宜鳳凰搖翮逝而去之。

又如題新繁東湖三賢堂:

舉目看風(fēng)月湖山,有千年老柏,一片荷花,萬(wàn)頃繁田,招隱話(huà)前游,撫曲榭欹臺,又換滄桑幾度;

屈指數宋唐人物,是名相贊皇,荊舒舊德,龍圖邦彥,幽情發(fā)思古,并鄉聞宦轍,不同吳郡三高。

縱觀(guān)林思進(jìn)的聯(lián)語(yǔ),總體水平與質(zhì)量均頗高,又具有上述多方面的特色,但因其句式單一,尤其是三句式太多,占72%,影響了他聯(lián)語(yǔ)句式的豐富性、生動(dòng)性,這是林山腴聯(lián)語(yǔ)的不足之處。

猜您喜歡

評論區

猜您喜歡的對聯(lián)及詩(shī)文:

景常春林思進(jìn)文學(xué)聯(lián)語(yǔ)

對聯(lián)分類(lèi)

對聯(lián)知識

熱門(mén)對聯(lián)

精彩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