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中國對聯(lián)網(wǎng)首頁(yè)對聯(lián)知識古今聯(lián)話(huà)楊振生‖時(shí)語(yǔ)入聯(lián),聯(lián)語(yǔ)入時(shí)

楊振生‖時(shí)語(yǔ)入聯(lián),聯(lián)語(yǔ)入時(shí)

2019-11-06 23:05:38楊振生聯(lián)齋 0條評論

當代楹聯(lián)“河東流派”的最初發(fā)韌應是2007年,由文化學(xué)者扆長(cháng)茂首先提出,后經(jīng)2014年“全國第六屆楹聯(lián)論壇”和2017年“全國第十七屆楹聯(lián)論壇”的專(zhuān)家論證——“河東流派”已由“初現端倪”走向“發(fā)展壯大”勢如破竹,形勢喜人。中楹會(huì )原會(huì )長(cháng)孟繁錦先生題詞:“偉大時(shí)代催生河東流派,流派群起楹聯(lián)之未來(lái)!”蔣有泉會(huì )長(cháng)說(shuō):“河東流派誕生在河東,但是它的影響是全國的!比珖(lián)界著(zhù)名元老常江先生也說(shuō):“河東流派,很值得研究!”

“河東流派”的風(fēng)格特點(diǎn)是:豪放、凝重、新奇、時(shí)尚。其它特點(diǎn),另文重述,本文僅從“新奇、時(shí)尚”方面談一點(diǎn)看法。河東流派把“新奇、時(shí)尚”概括為“時(shí)語(yǔ)入聯(lián),聯(lián)語(yǔ)入時(shí)”簡(jiǎn)化為“二入”。

 

一、“二入”是時(shí)勢發(fā)展的“必然”

這里所說(shuō)的時(shí)勢所需是當代所有聯(lián)人都遇到的不可回避的普遍問(wèn)題。中國楹聯(lián)這種文體發(fā)展到現在,它的實(shí)用性和大眾性“突顯”出來(lái)了。社會(huì )和人們對它的需求遠遠地超過(guò)了前人。那么楹聯(lián)的社會(huì )功能和語(yǔ)言風(fēng)格就應該緊跟時(shí)代來(lái)變。連清代書(shū)畫(huà)家石濤都能說(shuō)出“筆墨當隨時(shí)代”的高論,更何況我們呢?

其實(shí),從1919年的“五四”新文化運動(dòng)之后,對聯(lián)的語(yǔ)言風(fēng)格就發(fā)生了巨變,“時(shí)語(yǔ)入聯(lián)”、“白話(huà)入聯(lián)”,世風(fēng)日上!抗日名將馮玉祥曾譏諷汪精衛開(kāi)會(huì )遲到的白話(huà)聯(lián):

一桌子點(diǎn)心,半桌子水果,哪知民間疾苦?

兩點(diǎn)鐘開(kāi)會(huì ),四點(diǎn)鐘到齊,豈是革命精神?

用語(yǔ)全是白話(huà),而且是“時(shí)語(yǔ)”,如“革命”等,聯(lián)律也相符。像這樣的聯(lián)有何不好?當代更需要這樣的聯(lián)!運城聯(lián)人確定的方針是“服務(wù)政治”,這已推廣全國,F代政治語(yǔ)匯是必須要用的!如“中國夢(mèng)”,如“擼袖”等,有個(gè)別聯(lián)家認為標語(yǔ)口號“缺乏藝術(shù)性”而“嗤之以鼻”。這應該是當代楹聯(lián)創(chuàng )作的一個(gè)“誤區”!、

河東流派代表人物何沁學(xué)榮獲棗鄉稷山一等獎的聯(lián):

一顆映紅中國夢(mèng);

萬(wàn)疇堆富稷王山。

由此可見(jiàn),政治書(shū)語(yǔ),必須要用,而且能用,關(guān)鍵是如何用好!


 

二、“二入”是藝術(shù)審美的“必然”

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,隨著(zhù)語(yǔ)言的發(fā)展,作為語(yǔ)言藝術(shù)的楹聯(lián)審美也發(fā)生了漸變。那種“以古為美,以雅為美”的審美情趣逐漸地擴延到“以時(shí)尚為美,以實(shí)用為美”的趣勢變化。

中國傳統文化的審美,是以“中和”為宗的。但中國文化藝術(shù)的風(fēng)格,偏偏出現了“豪放”和“婉約”并存的兩大體系。人們的審美“誤區”往往是拿“豪放”和“婉約”二者相比較,其實(shí)沒(méi)有“可比性”!任何時(shí)候,都不能說(shuō):“豪放”比“婉約”好,或是“婉約”比“豪放”強!河東流派是當代的楹聯(lián)流派,簡(jiǎn)單地說(shuō),就是當代楹聯(lián)的“豪放派”。

“豪放派”的藝術(shù)風(fēng)格是“浪漫主義”,即著(zhù)想超拔,氣勢恢弘,思維活躍,極易產(chǎn)生一些古怪精靈的奇思妙想。如被譽(yù)為“河東聯(lián)壇七星”之一的文振西的全國新春獲獎聯(lián):

胸懷世界,與和平握手;

情系人民,同幸福簽單。

“握手”和“簽單”都是時(shí)語(yǔ),而在聯(lián)文中的巧用,極大地提高了這副春聯(lián)時(shí)尚性和審美性。

 


三、“二入”是楹聯(lián)發(fā)展的“必然”

像任何事物一樣,中國楹聯(lián)必須是發(fā)展的,關(guān)鍵是如何發(fā)展?亦即如何創(chuàng )新?這是我們當代聯(lián)人正面臨的一個(gè)重大的歷史命題。

繼承和發(fā)展是世界前進(jìn)的客觀(guān)規律,中國楹聯(lián)當然不能違背這個(gè)規律。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后,尤其是在中楹會(huì )五代、六代、七代會(huì )之后,中國楹聯(lián)在繼承的優(yōu)秀傳統方面,付出了巨大努力,取得了巨大成就!堵(lián)律通則》的頒發(fā)和實(shí)施,功莫大焉!把中國楹聯(lián)這個(gè)一枝獨秀的奇葩,引發(fā)到了空前的歷史高度。

中國楹聯(lián)應該如何發(fā)展?近年來(lái)全國聯(lián)界曾開(kāi)展過(guò)多次討論,各執一辭,莫終一是。就拿“標語(yǔ)口號與楹聯(lián)”的命題討論來(lái)說(shuō),“標語(yǔ)口號”肯定不是“楹聯(lián)”,除卻“標語(yǔ)口號”有違聯(lián)律以外,最根本的是“概念化語(yǔ)言”與“形象思維”的“落差”。這一比較,正好!不但找到了問(wèn)題的“癥結”,同時(shí)也提供了“把標語(yǔ)改造成對聯(lián)”的途徑!

 

有一個(gè)不爭的事實(shí),應該引起全國聯(lián)家的關(guān)注,即:標語(yǔ)口號的社會(huì )效應是楹聯(lián)力所不及的!河東流派提出以下三條楹聯(lián)發(fā)展思路,與全國聯(lián)友商榷:

一是堅持楹聯(lián)基本法則;

二是緊貼時(shí)代前進(jìn)脈博;

三是增強藝術(shù)社會(huì )效應。

以下是筆者在悼念孟繁錦先生時(shí)的百言聯(lián),其內容是結合中國楹聯(lián)的發(fā)展史來(lái)抒懷的,其用語(yǔ)及風(fēng)格是倡導河東流派的“二入”傾向,現錄于下,與諸位聯(lián)友共勉:

古往今來(lái),說(shuō)到頭不過(guò)兩行文字。唐而宋,明而清,只贏(yíng)得慷慨秀才,留幾句吟風(fēng)弄月;斷碣殘碑,抺幾絲落照夕陽(yáng)。名無(wú)經(jīng)傳,史無(wú)見(jiàn)列,小技雕蟲(chóng),對韻笠翁?v帝王雅興,也未免詩(shī)詞余事,茶后評章。忽如一夜間,乾坤轉,山河亮,煥春光,是誰(shuí)把楹聯(lián)寫(xiě)在黨旗上?

擎天柱地,能扛起會(huì )當一代梟雄。臨以危,授以命,早賦予枯榮野草,拋九霄蠅利浮生;琴心劍膽,挽九曲狂瀾激浪。首發(fā)運城,再發(fā)恩施,校園綠始,神州紅遍。憑大眾喜聞?傋冯S時(shí)代潮流,馬前駿業(yè)。難歇兩肩下,龍虎騰,云雨稠,承遺志,傾力將錦繡頻添國夢(mèng)中。

猜您喜歡

評論區

猜您喜歡的對聯(lián)及詩(shī)文:

河東聯(lián)語(yǔ)

對聯(lián)分類(lèi)

對聯(lián)知識

熱門(mén)對聯(lián)

精彩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