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知的最早的聯(lián)語(yǔ)

2009-08-13 18:22:58未知中國對聯(lián)網(wǎng) 0條評論

    過(guò)去的對聯(lián)研究者一般都認為,對聯(lián)始于春聯(lián),而春聯(lián)是由古代的“桃符”變化而來(lái)的。中國古代慶祝新春時(shí),有在兩扇門(mén)上,特別是在大門(mén)上貼桃符的風(fēng)習。桃符,就是貼掛在門(mén)上的兩塊桃木板,上面畫(huà)有驅邪的“門(mén)神”,如“神荼、郁壘”二神的畫(huà)像。

  對聯(lián)“聯(lián)話(huà)”的開(kāi)山之作,清代梁章鉅(1775—1849)的《楹聯(lián)叢話(huà)》卷一,一開(kāi)頭就說(shuō):

  嘗聞紀文達(按:紀昀)師言:楹帖始于桃符,蜀孟昶“馀慶”、“長(cháng)春”一聯(lián)最古。但宋以來(lái),春帖子多用絕句。其必以對語(yǔ),朱箋書(shū)之者,則不知始于何時(shí)也。按:《蜀禱杌》云:蜀未歸宋之前,一年歲除日,昶令學(xué)士辛寅遜題桃符版于寢門(mén)。以其詞非工,自命筆云:“新年納除慶;嘉節號長(cháng)春!薄瓕(shí)后來(lái)楹帖之權輿。但未知其前尚有可考否耳。

  一般的對聯(lián)研究者都認為,可考的對聯(lián)之祖,也就能上推到孟昶此聯(lián)為止?墒,此聯(lián)乃是孤證,顯不出在當時(shí)普遍流行的態(tài)勢。梁章鉅的態(tài)度頗有可取之處。他一方面根據文獻,說(shuō)孟昶創(chuàng )作的那副春聯(lián)“實(shí)后來(lái)楹帖之權輿”;另一方面則有保留地說(shuō)“但未知其前尚有可考否耳”,不下結論,并顯露出把希望寄托于未來(lái)研究者的心情。這種見(jiàn)地是很可取的。有人囫圇讀過(guò)上引的那一段,便認為梁氏提出孟昶的一聯(lián)為對聯(lián)之始,算不上梁氏的知音吶。

  北京中華書(shū)局出版的《文史知識》1991年第4期,發(fā)表了敦煌研究院研究員譚嬋雪女史撰寫(xiě)的《我國最早的楹聯(lián)》一文,推論出對聯(lián)產(chǎn)生于晚唐以前。

  譚女史這一推論,是根據敦煌莫高窟藏經(jīng)洞出土的敦煌遺書(shū)中斯坦因劫經(jīng)第0610號所錄的內容得出的。譚女史據原卷所作錄文是:

   歲日:三陽(yáng)始布,四序初開(kāi)。
      福慶初新,壽祿延長(cháng)。
    又:三陽(yáng)□始,四序來(lái)祥。
      福延新日,慶壽無(wú)疆。
  立春日:銅渾初慶墊,玉律始調陽(yáng)。
      五福除三禍,萬(wàn)古□(殮)百殃。
      寶雞能僻(避)惡,瑞燕解呈祥。
        ——立春□(著(zhù))戶(hù)上,富貴子孫昌

    又:三陽(yáng)始布,四猛(孟)初升。
      □□故往,逐吉新來(lái)。
      年年多慶,月月無(wú)災。
      雞□辟惡,燕復宜財。
      門(mén)神護衛,厲鬼藏理。
        ——書(shū)門(mén)左右,吾儻康哉!

  譚女史文中說(shuō):“把上述文句確定為楹聯(lián)的依據有三”,即:

  第一,時(shí)間上的吻合:“歲日”、“立春日”正是我國傳統習俗書(shū)寫(xiě)楹聯(lián)的時(shí)候。許慎《淮南子詮言訓注》記載:“今人(按:漢代人)以桃梗徑寸許,長(cháng)七八寸,中分之,書(shū)祈福禳災之辭,歲旦插于門(mén)左右地而釘之!薄(按:此下尚引《玉燭寶典》、《荊楚歲時(shí)記》等書(shū),說(shuō)明我國古代在歲日和立春日均有寫(xiě)春符、春聯(lián)的活動(dòng)。)

  第二,文句對偶,為聯(lián)句格式!

  第三,……最后明確指出:“書(shū)門(mén)左右,吾儻康哉!”偶句而寫(xiě)于門(mén)之左右者,當為楹聯(lián)無(wú)疑。如無(wú)此語(yǔ),還可以認為是一般“集句”,以致在《敦煌遺書(shū)總目索引》中定為“類(lèi)書(shū)”。但那是不夠確切的。

  譚女史還為這個(gè)卷子考訂書(shū)寫(xiě)時(shí)代:聯(lián)句寫(xiě)在斯0610卷的背面,前后均無(wú)題記。其正面是《啟顏錄》的抄本,尾題:“開(kāi)元十一年捌月五日寫(xiě)了”,“劉丘子投二舅”。此尾題為楹聯(lián)的斷代提供了可靠的依據。時(shí)為公元723年,較孟昶的題辭早240年。

  譚女史又指出:“這只是楹聯(lián)的上限年代”。至于下限,譚女史根據對其內容的分析,將其定為晚唐。我認為確切可從。因而,我們可以信從譚女史的結論:“可以說(shuō)敦煌聯(lián)句是迄今為止,得以保存下來(lái)的我國最早的楹聯(lián)!闭堄信d趣的讀者自行閱讀那篇文章,我們在這里就不多贅引了。

  據譚女史的文章,我們至少能得出以下三條結論:

  一、對聯(lián)始于寫(xiě)春聯(lián)。在還沒(méi)有更早的非春聯(lián)類(lèi)型的資料出現的當代,把譚女史所引的敦煌遺書(shū)斯0610號卷子和孟昶寫(xiě)春聯(lián)的記載加在一起考慮,這一條絕對可以成立。

  二、春聯(lián)最晚在晚唐時(shí)已經(jīng)產(chǎn)生,還可能上溯到盛唐,也就是公元七、八世紀左右。

  三、對聯(lián)起源于民間。寫(xiě)春聯(lián),不是由于帝王提倡。相反的,帝王倒是受到當時(shí)民間流行的書(shū)寫(xiě)春聯(lián)的影響。

  我們必須說(shuō)明的是,那個(gè)時(shí)代,雖然已經(jīng)有寫(xiě)作并張貼春聯(lián)的例證,但是,未必有“春聯(lián)”、“對聯(lián)”這樣的作為一種體裁的固定化的專(zhuān)名詞。從敦煌寫(xiě)本斯0610號的內容和寫(xiě)法看,和唐代流行的又在敦煌寫(xiě)本中大量出現的某些駢體應用文范本極為相似!抖鼗瓦z書(shū)總目索引》將其歸入“類(lèi)書(shū)”一類(lèi),有一定的道理。這也就是說(shuō),早期的這種雛型的對聯(lián),似乎是在駢體應用文和律詩(shī)的雙重影響下蛻化出來(lái)的一個(gè)新品種。

猜您喜歡

評論區

猜您喜歡的對聯(lián)及詩(shī)文:

最早對聯(lián)譚女史左右

對聯(lián)分類(lèi)

對聯(lián)知識

熱門(mén)對聯(lián)

精彩推薦